织梦者_你会等我吗

三生有幸与你共友人,一世无悔同君成至交。

这里织梦,很高兴认识你。

【韩叶】清明

#BE预警,不喜慎入,拒绝谈人生,拒绝818


韩文清下楼的时候问叶修:“你还有什么要我带的吗?”语气一如平常。叶修也不曾在意,只是挥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直到韩文清出了门,门口上的那一刻,才觉得这一幕似乎似曾相识。好像很多年前,也曾有这样的对话一般。大概是明天清明的缘故,竟又想起他来。叶修自嘲地摇摇头,那毕竟是多年前的事了,一贯是不曾触及的东西,如何今日又记了起来。

韩文清下楼买晚饭,他步子一向很快,也是严守交通法规的人,一直耐心等到绿灯才通过的路口。回家的路上,他顺道去了那家蛋糕店,买了红豆味的蛋糕,叶修唯一喜欢的那款。想着回家看叶修眼里不容易发现的喜悦,便出了神。

走在回家必经的十字路口,晚上车子并不多,韩文清也没在意,想着事情便过了街。哪知醉酒的司机压根没看见街上有人,直直地撞了上来。韩文清,血流满地,染红了那只红豆味的蛋糕,和那片地。

叶修的右眼皮一直在跳,他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却又不知道会是什么。他只是放下了电脑,有些坐卧不安。叶修总觉得眼前这一幕熟悉得过分。但他不敢,也不能往那个方向去想。再等等,不会有事的。

然后,又是那个电话:“请问你是韩文清的家属吗?请你马上到中心医院来一趟,他现在情况并不乐观。”

叶修赶过去的路上什么也没敢想,他不知道面对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韩文清。他第一次向司机吼:“快点!”因为他怕这一去,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事实上,他确实也没见到。

到的时候,护士带他去缴费。韩文清已经躺在了手术室里。叶修就在门外,看着那盏红灯闪烁,去吸烟处抽支烟,回来再继续看。看一会又过去抽支烟。六个小时,他抽了有三整包的烟。他不敢抽太久,没过多久就回来看看,看上几眼又去抽烟。韩文清说过让他别抽烟,本来也要戒烟成功了,只是,如果这个人都不在了,那么戒烟又有什么意义?

叶修想过韩文清不在了该怎么样,但是没想好。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满心只希望医生出来,说:“病人一切都好。”他不想去面对没有韩文清的那个世界。不想。

六个小时,叶修一直在恍惚和煎熬中度过。那也许是人生最难以度过的六个小时了吧,也许也是最长的六个小时了。签完免责书之后,再到死亡通知书时,正好,不多不少,六个小时。叶修没有哭,尽管所有人都觉得他应该哭。

他回想起那个早晨,苏沐秋说自己下去买早饭,顺带笑意满满地问了自己一句:“你还有什么东西要带吗?”后来自己下去,只看见了那个人倒在血泊里,再也没能起来。都不用去医院,当场就没气了。那是他最好的朋友,现在从手术台送出来的,是他最爱的人。

也许他身边就不应该有人陪伴,他只适合孤独一生。

韩文清的葬礼上,叶修也没哭。那双眼睛本来是熠熠生辉的,却从韩文清被确认死亡过后再也没有亮起来过。他甚至还会礼貌地对所有来的人笑笑,只是,再也没有力气开口去寒暄去嘲讽。他的所有力气,好像都在那六个小时里,耗尽了。

叶修,虽然还活着,其实也死了吧。

他捧着韩文清的骨灰盒,在送丧队伍的最前面,沉默着将韩文清葬在小小的坟墓里。就在苏沐秋的旁边。正好那天,清明节。

韩文清走的那天下午,叶修还和韩文清说:“明天是清明节,和我一起去南山看朋友吧。”韩文清应下了,说:“好。明天有雨记得带上伞。”

他真的和他一起来了,只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罢了。

叶修没有撑伞,天色有些灰蒙蒙的,飘了些小雨,不过淋不透黑色的丧服。叶修最后离开墓园的时候,在那儿买了第三块墓地。

从那以后,叶修再也没有上过荣耀。

 

大漠孤烟,君莫笑。

他们本就不该用这样的诗句的。


fin.

这其实是清明贺文

hhh就是要虐啊hhh


实在不行我就明天删了吧xxx

评论(17)
热度(32)
© 织梦者_你会等我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