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者_你会等我吗

三生有幸与你共友人,一世无悔同君成至交。

这里织梦,很高兴认识你。

【韩叶】花样作死的第N种方式(1)

#脑洞来自 @柒号岚歌 ,修文感谢 @柒号岚歌 

#我就是个把脑洞大概弄出来的人233333

#这种日子太幸福……体贴的岚岚么么哒……

#虽然下一章的肉我得自己动手了……



叶修没有手机是整个联盟最普遍的常识。

大家都知道,联系叶修必先联系联盟女神,当然联系得到叶修的几率只大了那么一点点。

被吐槽了十余年的叶神终于在老板娘的威逼下接受了战队给买的手机。陈果也是知道他的性子,手机给买的简单大气,不过什么手机到了叶修手里除了接电话看短信也没啥其他的作用。指望他用个爱奇艺,做梦呢吧。但就算是把手机塞给了他,荣耀教科书也只是表示:“都十年没用过手机了,走哪丢哪怪我咯。

某天作死的叶神他又不小心把自己的手机忘在了关榕飞那里,前一天去那里商量了一下新人的新银武的事,连着几个小时高度注意力集中,被工作狂拉着不放手的叶神在离开时已经与周公相距不足一公里,只记着要去睡觉的叶修哪里记得有手机这回事,毕竟本来他就是不在意手机的人。

作为一个合格的不拘小节的人,叶修大大也没多想,丢了就丢了呗,反正他也不在意手机的事,丢在战队哪个地方都会有人帮他拾回来。觉得多废脑细胞在这些地方的他横七竖八的倒在床上,胡乱捞了被子往身上一扔,便睡了过去…

对于来自抢了大半夜boss和工作狂不肯停歇的关于银武设想对各种材料的要求的轰炸,叶神很给面子的证明了他们的杀伤力,尽其所能的一直在床上磨蹭到十一点左右才被肚子的抗议喊起来。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懒洋洋的起床没多久,本打算从床上爬起来登上QQ挂个帐号就去吃饭的他楞在了电脑前。

在韩文清的那个对话框里诡异地出现的一张机票的截图是什么鬼,从Q市飞H市,早上九点到十一点,如果没有算错的话……

敲门的声音突然迎合地响起。

我艹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没有人来告诉他一下……为什么霸图的队长不好好带着自己队员集训大老远跑来兴欣了?!!

咳,让我们把时间线往回调一点,比如说调到昨天来看一下起因好了。

前一日下午三点兴欣训练营

正当叶修戴着耳机打着BOSS,指挥着众人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一旁嗑着瓜子的联盟女神把手机递了过来。“多大仇啊,谁这时候打电话给哥?”叶修看也不看一眼就问道。苏沐橙笑着划开接听的一边,把手机塞到叶修手上。忙着拉仇恨的叶神这才看了一眼屏幕,当机一秒后放弃了挂断的打算,认命般嘟哝了一句“老韩…”

韩文清在电话另一头皱了皱眉头,他一直不太放心叶修的身体状况,连着一个星期都在给叶修打电话时提醒他不要熬夜到太晚又或者吃些垃圾食品。尽管叶修一向都是答应了晚上早点睡觉第二天好好吃点正常的饭菜,但他并不是没有听出这其中的敷衍。

这次也并不例外。

叶修似乎是不想再听到他重复了多遍的叮嘱,想再次敷衍过去未果的情况下,又忍不住开了嘲讽“我说老韩,你还没嫁过来呢就管这么多,信不信哥找别人去啊”

“啪”电话那头被猛的挂断。

叶神怂了怂肩,再次投入嘈杂的游戏里,不停歇地指挥着打BOSS,还是老板娘说关榕飞找他商量调整银武的事,才恋恋不舍的扔下网游中咬牙切齿的各大工会飘飘然的离开。商量着事情便不知不觉又熬夜到三四点,把自家恋人的话连同手机一起忘的一干二净。自己倒是愉快地在床上睡着了。

再把时间线挪一挪,挪到今天早上八点半看一下事情又是怎么发展的。

早上八点半,韩文清思量良久终于给叶修打了电话,毕竟按照霸图的习惯最晚的人七点半也已经起来洗漱了,韩文清不知道具体什么时间会比较适合一个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合理作息的宅男,最后想了想还是在八点半打了,倒不是什么科学依据,而是他觉得在纠结下去就直接中午了……

只是此时吵醒的不是此刻正在床上愉悦地睡出十八种姿态的叶修,而是因为实在太累不小心在电脑前直接趴下睡觉的关榕飞…

…关榕飞本来就没睡多久,被电话吵醒之后心情实在不能算太好,毕竟韩队的脾气是——不接?那就打到你接!关榕飞差点没砸了手机,后来总算看清楚了这是老板娘最近刚买给叶修的那只手机,貌似还挺贵?关榕飞撇了撇嘴,在看见来电显示上的“老韩”两个字之后,便有了主意。心里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关榕飞淡定地接通了电话,不出所料在“喂”了一声后,收到了韩队的“叶修人呢?”的问题。

“他啊,昨天晚上在我这待了太久,回去时候太累了吧,走路都不大稳,手机也忘了带回去了呢。”语气格外地怜惜还有爱怜是怎么回事啊!

每多听到一个字,韩文清的脸色就又黑了一点,等到关榕飞说完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阴沉地好像可以挤出墨来一般。虽然他还不至于因为关榕飞这样一句话就冲动。但事情也不可能就这么结束,至少在他确定叶修到底做了什么之前,不可以结束。

为了确认那句话是否有什么深意,韩文清没什么犹豫就把电话拨向了与叶修相处了最久的,最了解叶修的苏沐橙。与叶修相处多年,之前他也没少因为找叶修而麻烦联盟女神——毕竟早在两个人刚在一起没多久,苏沐橙便在叶修不经意的只言片语中发现不对劲,嘛,能成为让联盟第一脸T从不嘲讽并且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的也唯有韩文清了,何况韩文清面对叶修的时候,难得好看了一些的还带着一丝不经意的温柔脸色也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呢。所以尽管他们两个人,一直只是用着一些不经意的细节,昭示着他们之间的关系的不一般,但是如果是关于这件事的话,苏沐橙的话的确是最可信不过的了。

这通电话却意外的没有被人接起。

韩文清皱了皱眉,有些疑惑,按理来说苏沐橙不像是叶修那样习惯了熬夜不睡以致晚起的人,也不是他那种连个手机也能丢在别人那里一点都不察觉的人。不应该啊,他突然觉得今天早上兴欣的画风都不大对。

韩文清心底开始烦躁起来。

尽管与叶修近十年的相处让他相信叶修不会做出背叛自己的事情。但一想到当初叶修宁愿一言不发的扛着来自嘉世的压力也不愿告诉自己,一声不吭的退役也没告诉他关于他的踪迹…他心底的不安感就升到了极点。昨天叶修明显待着揶揄性质的那句“信不信哥去找别人啊”此时也化为压在韩文清紧绷的神经上的千斤重负。他揉了揉眉头,苦笑自己的冷静在面对叶修时变得如此不堪一击。

想了想,韩文清又一次拿起手机,拨向方锐——毕竟比起魏琛那个没下限的,或许还会极度没节操地说上一句“老叶啊,我床上呢,找他干嘛?”的不靠谱的且还会自找心塞的人,方锐的话听起来可信的多。好歹林敬言现在在霸图,看着自己还是林敬言队长的份上,问点事问题应该不大。

当然,我们可以负责任地告诉韩队,你想多了。

另一边从睡梦中被电话吵醒的方锐连眼皮都还在打架,靠着直觉磨磨蹭蹭的接起电话,不甚清醒的他嘴里还有些含含糊糊,却因着起床气而倍有勇气的开了嘴炮。“哟,韩队,怎么了?霸图这个星期BOSS被抢多了伐开心?那你也得去找叶不羞…”方锐硬生生的把那句“伐开心找叶不羞求抱抱”憋回肚子里。开玩笑,毕竟对面是韩文清啊……联盟第一钟馗…等等那是不是专抓虚空阵鬼的…啊不不不什么乱七八糟的,打住打住。韩文清没能知道方锐丰富多彩的脑内活动,却是把点心大大的停顿理解成了别的意思。

“叶修人呢?昨晚发生了什么?”霸图汉子一如既往的直接问道,打断了方锐的联想。方锐干笑了两声,想借此掩饰自己的尴尬,但这个笑,听在心里揣着事的韩大大的

耳里变了味,心情变得更加糟糕,只听见方锐声音:“老叶昨晚…(打网游)纵欲过度…后来听老板娘说他从关榕飞那里回来时(困的)走路都走不稳了啊…”韩文清的脑子中顿时只剩下无限循环的“走路不稳”、“纵欲过度”,后面方锐说了什么他也没有心情再听下去,匆匆道别后便挂了电话。留下那边依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方锐“啧啧”两声,嘟哝着“多大仇啊,这么挂我电话,果然还是老林最好了…”

一直观察着情况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看到韩文清周围渐渐开始形成的死亡气场,又看了看正拼命捂住钱包的霸图队员们,在队友充满敬意和感谢的目光中走过去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问道“需要帮忙么队长?”

韩文清正欲开口,电话却又响起,是苏沐橙回了电话。

韩文清示意张新杰稍等,接起了电话,便听到联盟女神带有些抱歉地开口:“抱歉啊韩队,刚刚边看电视剧便和云秀聊天呢,一时没听见啊。有什么事吗?”苏沐橙淡定的装着糊涂,她深谙自己和韩文清的交集大多数都是因为叶修,韩文清会打电话给她,多半又是因为叶修又找不到了。也是,只有这种时候才会想起我啊,看到未接来电的联盟女神这么想着,眯起眼睛,心里冒出了不同于往常的想法。要不要趁这个机会,惩罚一下自己那个只顾着荣耀也不知道好好照顾一下女生陪着逛个街什么的,逢年过节也没有个礼物的好,哥,哥,呢?好像还挺好玩的。

听着苏沐橙有些怪异的语气,韩文清斟酌了一下用词,方才缓缓开口“叶修昨晚又很晚才睡么?他又干什么了?”“啊,你说叶修哥啊,今早两三点多才睡吧大概…昨晚他去了研究部吧…榕飞哥也是,昨晚死活拉着叶修哥不让他走,也不看几点了动静还那么大,果果刚刚还在跟我抱怨没睡好觉,不过看着叶修哥出来的时候脚步虚浮,实在太累,而且是为了战队献身,她也没好说什么…”

嗯……韩队脑中再次被“献身”循环……恭喜玩家苏沐橙达成成就:“会心一击。”

霸图好副队看着韩文清更黑的脸色和僵硬的挂断电话的动作,不吭声的定了最近的从青岛到杭州的机票,告知了韩文清航班和座位号后又在众人掉了下巴的声音中迈着每步都间距相同的步伐回到了属于他的座位。

韩文清那是什么作风,行动力max,执行力max,暴力……什么,风太大我没听清……

总之,就是这样,韩文清不负众望的只身杀向了杭州……

 

所以,请大家为现在不知道情况正在向门口移动准备开门的叶修,点上一排蜡烛。


评论(23)
热度(135)
© 织梦者_你会等我吗 | Powered by LOFTER